关于比特币有太多的消息,关于人们赚了多少亏了多少,但是比特币到底是什么呢?想起木遥说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身边的几乎每个朋友都或多或少问过我关于比特币的问题,往往是非常初等的问题。这有点奇怪,因为比特币已经诞生了有将近十年之久,差不多跟智能手机同龄,但今天没有人还会好奇地问智能手机是什么。一个省事的解释是比特币没有像智能手机一样进入千家万户,可是反过来想,拥有一部智能手机并不会让人暴富,人们对比特币的求知欲应该成百上千倍更高才对。我觉得更本质的原因在于,比特币首先是一种知识,而知识在今天的信息网络里的传播速度正在变得越来越慢,越来越低效。

20年暑期实习时候,住在一起的一个大哥就是做比特币的,我们开始每天晚上回去了聊天,聊了几天就觉得他满嘴跑火车,拿着一本社会学书在看,聊来聊去就是一些大而空的词,同样关于比特币我问道具体是啥,他也解释不不清楚。我对于比特币能不能赚钱现在兴趣不大,但是我很好奇比特币究竟是什么,他背后的基础是啥?

现在把我最近学的关于比特币知识梳理下。

阅读全文 »

复杂性科学的核心问题是:涌现和自组织行为是如何产生的

  • 简单规则以难以预测的方式产生出复杂行为,这种系统的宏观行为有时也称为涌现
  • 系统有组织的行为不存在内部和外部的控制者或领导者,则也称之为自组织(self-organizing)
阅读全文 »

  • 项飙小时候和外公住在一起,他们家隔壁是一个暗娼,附近大一点的孩子就趴在木墙缝隙中看,声音都听得见。这个性启蒙真的比较直接,比起我当时在新华书店看啥《三言二拍》直接多了。

  • 项谈到自己做调查时候不够放松,缺少和大家打成一片的能力,这和他小时候经常和外公玩有关系。外公对外非常客气,但内心可能又是一种鄙视。

  • 一个理论不至于新旧,正确与否,关键在于是否具有可沟通性,能够调动对方的积极性,那么这个理论就是革命性的

  • 真正的英雄不是改变世界,而是改变自己生活的每一天

    当下边缘与中心变为对立概念,中国人自古就有很强的中心情节,觉得边缘生活不值得过,造成极大焦虑。传统儒家文化通过意识上的“内在化”来处理边缘与中心问题,地方与中央不是等级化关系,有高有低,而是像月照千湖,每一个湖都有自己的月亮 #example

  • 不要怕边缘,怕知识不够,天真真实地体现出来,就会很可爱,不要装腔作势。

  • 高平子孙子高准和胡适说他要继承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,胡适用他一套英国实证主义来反问他”到底怎么叫为天地立心”,这些都是情感表达,没有着落,没有价值。英国实证主义的代表罗素,应该是来过中国,胡适可能受他影响比较大。

  • 杜赞奇对项影响比较大,缘起杜对彭湃感兴趣,彭老家在海丰,就是五条人的故乡,五条人有首歌《彭啊湃》还提到了彭湃。彭作为地主阶级却反叛自己阶级,回家搞土地革命这让杜赞奇感到不可思议。

  • 再谈乡绅,好的人民代表就是现代社会的乡绅,但现在人大代表按照职业划分,代表和被代表之间的关系疏远,那么代表如何这群人利益理解清楚?

《Factluness》开篇给了11个选择题,用来测试人们对这个世界存在的认知偏差。作者通过一系列数据说明简单的将这个世界分为发展&&发达,贫穷&&富有早已经不合适了,于是作者提出了一个概念:按照收入水平将世界人口分为四个等级,现阶段大部分人处于第二,第三等级。

这本书比较好读,有明确的问题导向, 每一个大章节最后都会有总结,但作者给出的一些数据和在非洲国家的亲身经历让我深思。

阅读全文 »

实验室现有的数据集数量有限,局限于人体日常功能运动,比如摸头,摸嘴等。为了扩充人体上肢运动数据集,于是设计了下面的实验方案,这里记录下执行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工程问题。

阅读全文 »

问题

clash 电脑端所有节点time out

分析

电脑端最近才出现了clash 代理节点全部time out ,手机端访问正常,最近的一些操作可能导致网络问题的

  • win10 开启了wsl 安装了ubuntu20.20 导致双系统时间不统一

  • 修改hosts 添加了github域名解析(这个我觉得应该没有影响)

阅读全文 »

2020年度总结

这是我的一次年度小结,从工作,读书等几个角度做了一下年终盘点。

阅读全文 »

用哈希表(hash table) 常见的场景是用空间换时间

  1. 如果求解决方案或者数量,存的一般就是XXX->数量的映射,eg.560.

  2. 如果求的是最长最短等性质 一般存的就是XXX->下标的映射 525.连续数组

阅读全文 »